我一直是周陟 (Lytous)老师的脑残粉,原因有二,其一他手活好、知识面很广、行业经验丰富;其二作为一个管理岗位的前辈,周陟老师给大家分享知识的时候是非常实在的(如果你也在大公司待过,你会知道这是很难得的)。所以曾经推荐过他还在博客时代连载写的《闲言碎语:周陟设计随笔》,看完之后就知道一个资深设计师的心路历程以及行业内(hei)幕了。

不写博客好多年之后,现在周老师主要活跃在微信公众账号上,最近非常值得脑残推荐的是 UX 设计师面试问题集专题,最近这个系列刚终结,分五篇:人力招聘部分 / 行为考察部分 / 技能考察部分 / 设计思考部分 / 曲线球部分,写得深入浅出,非常实用,值得各个阶段的设计师都学习一下。

所以如果你还没订阅他的微信公众号,那就扫起来吧~
最近跟人聊起快捷键,让我想起好多年前我自己写的「Photoshop 快捷键设置」,如今一比对,随着 PS 开放程度的增加以及个人使用习惯的改变,这几年下来我自己的快捷键设置越发「变态」,改了更多的自定义快捷键,甚至一些系统内默认的都被我抹掉了,以至于给我一台新电脑我肯定就用不起来 Photoshop 了……


其中最节省我时间的应该是那些本来只能从菜单里选取的操作:
⌘ + X     复制图层属性(对的,为了这个高频需求,我把剪切操作都去掉了……)
⌘ + ⌥  + X     粘贴图层属性
⌘ + ⇧ + X     清除图层样式

⌘ + Q     转换成智能对象(反正开机必开 PS,原来的退出快捷键也就没必要了……)
⌘ + ⌥  + J     非关联地复制智能对象
图片载入中...去年看过本书《真实的设计——荷兰现代主义与视觉识别》,里面有一段介绍了在上世纪中期当厕所图标还没成为世界标准时,某些设计公司是怎么设计引导人们去厕所的标识的,想来很有意思,这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东西我们现在习以为常,但其实诞生之初非常波折,哪怕再简单的元素也是经过反复推敲才变成了今天这样。如今我们电话上的拨号界面亦是如此,今天翻译的这篇文章讲述了这段 60 年代的历史,这一切源于贝尔实验室发布的一个研究,想看原文的同学请移步原文:Telephone Keypad Design,正文开始: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电话拨号键盘上的数字为什么是像现在这样排布的呢?
源自在知乎的一个回答:如何建立一套 UI 设计规范? 我在 HP 的时候 Style Guide 几乎天天写,但是在百度还没见过很严格细致的版本(摊手),一份 PDF 做两个月改三个月、目录占三页、总页数超一百、做完要用三五年,等你离职了还有人找上来问拿到的是不是最新版,这事儿搁互联网公司确实效益不大。今天想来分享一下一些(至少看起来)还不错的 Style Guide,加这个括号是因为我觉得这玩意儿最重要的是「用起来」好用,做到这个很难,因为这些文档经常是设计师写给一些跟设计师思路很不一样的人群的。先来几个有份量的压压场:

之前在知乎回答过一个问题「设计圈里有哪些经常被读错的词?」,吐槽了一些容易念错的单词,最近被一些知友揪出来说只吐槽不发正确读音是不道德的,所以找来剑桥辞典和其他网站上的一些单词发音,串了一个视频,大家可以听听看是不是自己念得都对~不过因为音频文件不全,所以也不是 100% 正确,仅供参考,同时也欢迎大家补充~

(翻译) Favicon 诞生记

2015 年 3 月 30 日理论 & 教程
原文作者 Ray Sun,曾供职于微软和苹果,以前是 IE 项目的产品经理,他讲述了小小的 favicon 诞生的故事,查看原文请移步他的个人博客:Inventing Favicon.ico,正文开始:

1998 年的时候我在微软的 IE 团队工作,是个刚入行的产品经理。我的第一个项目是 IE 4 Plus,也就是 IE 4 加上一堆很垃圾的试用版软件,装一张 CD 盘并且卖 49 美元。对的 90 后们,你们没看错,那时候浏览器还是装在实体盒子里摆在百脑汇(注:原文为 CompUSA)卖的,而当时小浣熊干脆面正流行着。

对不起,我跑题了。

我们当时已经发布了 IE 4,正忙着 IE 5 的一堆新功能,比如使用 CDF 格式的离线浏览(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当年的 Pointcast,彼时估值 4 亿 5 千万美元,CDF 的诞生就是因为它)、全新的 Trident 内核以及 Weblications,一个过早诞生的 web app 开发平台,虽然最后失败了,但确实引出了之后的 AJAX

回想起来,那时候我经常工作到晚上 10 点以后,因为公司有免费的晚餐,也因为我没有什么自己的生活。

而在这些空虚而又忙碌的日子里,有天晚上我们这边一个资深开发 Bharat Shyam 让我到他的工位去看个东西,我当时正在写一个没啥用的专利文档,所以很快就跑去找他,发现他正趴在自己那台 133 Mhz 奔腾电脑前,屏幕上一半是我完全看不懂的开发环境,而另一半则是他在本地自己编译的 IE 5。他对我说「快来看看这个!」然后在 IE 的收藏夹(我知道你们这些脑残 Chrome 粉现在肯定在吼:错了错了,那个不叫收藏夹,叫书签栏)里添加了一个条目,让我惊奇的是收藏栏的左侧出现了一些漂亮的小图标!在此之前谁都没想到这种「技术」,就连那个富得流油的 Marc Andressen(Netscpae 创始人)都没想到吧哈哈哈哈。

Bharat 说:「这个很不错吧,咱们就把这个功能加进来吧要不?」我答道:「好啊~不过这个技术上是怎么做到的?」他告诉我只需要在网站的根目录下面放一个名为 favicon.ico 的图标文件浏览器就会自动读取了。我觉得这个还挺不错就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第二天,我老板把我叫进了他的办公室质问我:「这个功能是你同意加的?」我说:「是啊!」他骂了我一顿并且指责是 Bharat 利用了我 —— 因为我是个不太强势而且资历有限的 PM,所以才会同意在这么迟的产品阶段还加新功能,他认为我应该说不的。我只好答应老板以后会注意并加以改进。

回顾一下这件事我意识到自己当时做了正确的事情,加这么个小功能会有啥风险呢……

后来我把 favicon 这个功能告诉了我在雅虎的朋友 Michael Radwin。当时他说他注意到雅虎的服务器日志上有个奇怪的 http 请求(http://www.yahoo.com/favicon.ico),问我 favicon.ico 是个什么鬼东西?我解释了之后他马上兴奋地制作了一个 favicon.ico 图标文件并且传到了服务器上,所以雅虎应该也是第一批支持 favicon 的网站。

所以,孩子们,这就是 favicon 诞生的故事。
这是一篇关于设计师自我提升三个阶段的文章,原文:守破離 Is How You Learn Design

图片载入中...


所有设计师都是从菜鸟成长起来的,哪怕连 Dieter Rams 这样的大师也一样,每每想到这点都让人振奋。成为一个设计师需要天赋,但就像世间所有事情一样,即使天赋欠佳,也可以依靠后天的努力来一定程度上弥补。

守破離(ShuHaRi) 是日本武术里的概念,他用来描述从初学到大师级的过程,这个概念同样可以用到其他领域,设计也不例外。本文就以设计中的例子来解释「守」、「破」、「離」这三个学习和进阶的阶段。
Page 2 of 11      « 上一页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