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viantART 背后的故事 (翻译)

日期:2005 年 7 月 8 日网摘分享

图片载入中...


在 DA 泡了那么久居然最近才在偶然间刚看到这篇文章(非常感谢 zhuanl 朋友贴出的链接),凭着这一年半来对 DA 的一点感情,我硬着头皮读了整篇文章。不知道大家对 DA 怎么看,也不清楚大家对 DA 的一些历史是否感兴趣,反正现在想和大家分享这篇文章,当然,小弟英语才 3 级水平,翻译肯定有不少问题,大家就将就着看吧。

原文在这里: The real story behind devART
原作者:DeviantART 的 CEO Angelo Sotira 写于 2003 年 4 月

PS. 我的 DA 页面是 http://jj-ying.deviantart.com/ 相信不少同好也注册过吧。希望能在 DA 上看到更多中国人。另外,几个月之前 DA 也开始支持中文输入了,大家可以不必打拼音喽!



神话的开始

大家所知道的 DeviantART 的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很久以前,当 Yellow Alien 和 Pug(DA 的两个创始人)一起坐着聊天时,突然想到要创建一个大型的在线艺术社区。于是说干就干,Yellow Alien 很快开始着手编写网站程序,而 pug 在朋友圈内预先地宣传起他们新站点,Yellow Alien 完成了程序之后也拉拢了很多他的朋友过来。人都到齐之后,这个崭新的社区展现在大家的面前,也从此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快乐。直到人们开始「first posting」(不知是什么事件?),当然,这是后话了。

就是这样,
不过当然不是全部:


实际上,可以提及的还有很多内容,比如一直以来都有 3 个 DA 的联合创建者,而不是大家认为的两个。一开始,DA 完全属于 DMusic Network, LLC,后来 Lynx Technology Group, LLC 收购了 DMusic。而一个叫 Michael Ovitz 的人(前迪斯尼公司总裁,Creative Artists Agency 的创建者同时也是好莱坞的一位传奇人物)则拥有所有这几家公司。正是这位鲜为人知的 DA 第三号创建者拯救了成立还不满一年就面临倒闭危机的 DeviantART。

也许与大家所熟知的那些部分不同,但这才是 DeviantART 的历史,真实的历史。


初登舞台

在 1997 年,我创建了 Dimension Music,随后发展成了一家业务众多并且颇具影响力的大公司,并且更名为 DMusic。1999 年我的公司被好莱坞“超级”经理人 Michael Ovitz 和他的 Lynx Technology Group 收购。高中刚毕业我就开始为 Ovitz 先生工作,和他的管理人员一起致力于提高公司在信息时代的公众号召力。与此同时,我也继续经营已收归 Lynx 旗下的 DMusic 公司。在 2000 年早些时候,我兼并了几家同类在线音乐网站和他们的企业员工。其中一家就是 Cybertropix,而如今大名鼎鼎的 Jark(就是上文提到的 Yellow Alien)正是这家公司的老板。随着 Cybertropix 公司被兼并,Jark 找我谈了他的雄心壮志。我们答应创建名为 DeviantART 的艺术社区,并且使用和 DMusic 相同的平台,这也同时增强了 DMusic 急需的皮肤下载频道。

软件面板对于我和 DMusic 来说都不是什么新鲜概念。早在和 Mark Streich (Gllen) 合作时,DMusic 就创建了第一个皮肤面板网站,那时还只是97年末、98年初。WinAMP FaceLift 是一个广泛收录 Winamp 皮肤的数据库,当时 Winamp 还是市面上唯一支持换肤的流行软件。在此之后,Mark Streich 发觉一个支持软件爱好者们上传自己创作的皮肤的网站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依托着 DMusic 的服务器 Customize.org 从此诞生。在他们找到自己的服务器之前,一直维持了半年。毫无疑问,Customize.org 一直都被视为祖父级的皮肤网站。后来 Customize.org 被卖给了纽约的 Rare Medium 公司。我也曾和他们就收购 DMusic 公司进行过商讨,但最后我还是选择为 Ovitz 先生工作。

在 1999 年的晚些时候,Jark 还创建过一个和 Customize.org 很像的网站:Screenphuck。尽管这个站点相较Customize.org 更具创新,但这个计划并没走多远,因为 DMusic 收购 Cybertropix 给 Jark 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很更广阔的前景。

已是 DMusic 员工的 Jark 在 2000 年 8 月 7 日正式启动了 DeviantART。之后不久,Jark 意识到 DA 的管理光靠他自己是不够的,他需要一个团队,所以他找来了 Matteo。Matteo 被寄以厚望,因为他认识很多杰出的艺术家,甚至比 Jark 认识的还多,并且他也很善于宣传 DeviantART。又过了了一段时间,我正式聘请 matteo 为 DMusic 公司的顾问来帮助 Jark,魔术就此开始。

趣闻:DeviantART 营运半年之后,我和 David Gorman 以及 Clark Temple 就收购 Deskmod.com 事宜展开谈判。我原本希望他们的加入能给 DMusic,特别是 Jark 带来不小的帮助。DeviantART 那时还很年轻,也有好多编程工作需要完成,David本可以成为团队中的骨干。在就相关事宜达成协议之后,这笔交易却因为「late-term-jitters(最终阶段神经过敏?)」而在签字当日突然暂停。同样的事件几个月后再次发生。我们一直很尊重 DeskMod 和它的创建者,并且希望能和他们一起奋斗,不过很可惜,我们一直都没有这样的机会。


泡沫的破灭

那时正赶上互联网泡沫的破灭,Lynx TG 的律师们像蜜蜂一样整天围着我。DeviantART 还仍然默默无闻,不断的高投入却没有给公司带来任何经济回报。另一方面 DMusic 倒是规模有所扩大,于是我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其上以赚更多的钱来补偿广告点击率的巨大变化,只有这样才能维持 DeviantART 和 DMusic 同时运转。但在数码音乐界,众多的同类公司层出不穷,我们始终在竞争中处于破产边缘,事情看来不妙。理想中的梦幻岛正逐渐变成了恶梦,但这还不是最坏的。

这个故事中仍然有一部分我不能透露,因为那牵涉到 DeviantART 早期的一些法律问题,就让我们先抛开那些并不十分相关的细节吧。由于那次事件,我被通知马上关闭 DeviantART。从法律上讲,我不得不这么做,不仅因为已无可更改的法律上的严重错误(当然,现在早已被改正)而且年轻的 DeviantART 还需要大量的投资以及很长时间才能实现正轨的资金流动。泡沫已经破灭,不管在我的想象中 DeviantART 会变得多么美妙,对外人来说整个计划看起来绝对和其他许许多多在互联网萧条期间倒闭的网络公司一样毫无前景。我同时也需要寻找 DMusic 的买主,但按规定,我却不能出售 DeviantART。甚至,因为同样的原因,我也没法自掏腰包把 DeviantART 从 Lynx TG 那里买回来。

接下来几个月中为挽救 DeviantART 而进行的奋斗并不那么令人愉快。不得不说,能让双方就此事达成协议实在是侥幸。这些问题其实是经济萧条的副产品。随之而来的是一种紧迫感-挽救能带来可观收入的生意;而利润不高的则尽量防止赤字出现;至于亏损严重的则尽早关停。

关于我自己,我在 AMG 拿到了 MBA 学位,而早在 18 岁的时候就开始和一帮成功人士一起工作,他们当中有哈佛法学院的高材生,有很多 MBA,还有一些娱乐和体育界的高官。那段时间里我接触过 3000 多个人,联系过 100 多家公司寻找投资。这些经历让我相信拯救整个 DeviantART 虽然是个噩梦,但还不至于像天塌下来,这只是我们为自己的错误付出的小小代价。


是问题就总可以得到解决

后来我找到了 3 个对 DMusic 感兴趣的买家,最后我卖给了 Larry Feldman(ESQ) 先生。我可以很自豪地说,DMusic 直到今天仍然在互联网上活跃着。事实上,前 MP3.com 首席行政长官 Michael Robertson 的同胞姐妹 Michelle Robertson 现在是 DMusic 的总裁。她曾为 MP3.com 创造了 DAM CD 系统。DMusic 在她手中应该还是很有前途的。

卖掉 DMusic 之后,我终于被允许为 DeviantART 寻找买家,在那以前我一直以为我永远都办不到了。正因为我们修正了之前提到的那些牵涉到法律的问题,我才被允许这么做,不过讽刺的是我只有3天时间来寻找买家,你可以想象当时的我是处于什么样的困境之中。

好在我的脑海中还是有几个合适的人选,最后我们十分幸运地和我两个要好朋友一起合作。他们开出了最好的条件,碰巧也是我们最早遇上的。Andrew McCann 和 Ian Lyman 的名字通常和著名音乐播放器——Sonique 联系在一起。极有天赋的 Andrew 和 Ian 在 1999 年把 Sonique 卖给了 Lycos。作为有史以来视觉效果最出众的媒体播放器的制作者,我知道DeviantART 很适合他们。在一天之内我们就达成了协议,DeviantART 终于保住了。


真是好险。

我的合作人 Jark 在经历整个过程后病倒了。而我请了两个月的假,回希腊探亲。直到所有问题都得以解决我才开始整理脑海中保留着的点点滴滴。我们感觉自己就像厨房里的备菜师,得负责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为了让队伍里的其他成员(Tack、Arc、Matteo)把精力都集中在维护 DeviantART 上,我们并没有让他们知道事情的细节并且独自承担了所有压力。

现在回想起来,一切就像是一个童话故事,我们从此幸福地继续自己的事业。一切都还好,除了在获得控制权之后, DeviantART 依然无法独自运营。但我们强有力的团队因为对 DeviantART 的感情而共同努力奋斗着。

从希腊回来几个月之后我开始做兼职工作,随后在 DeviantART 转入全职。而其他人则都是志愿者,Jark 在一家咨询公司为海军工作,更别提其余的了。DeviantART 要想稳定发展,需要有人不断付出,否则就将再次面临破产危机。

一年之前出台的解决方案就是发展我们自己的打印业务(就是把会员的艺术作品制成海报、鼠标垫、日历和拼图等再拿来出售,作者和 DeviantART 共同获利),增强的广告收入以及进阶会员的入会费。我把 Chris,DMusic 的前 CTO 也带到 DeviantART。在不断扩展的业务中,他能为我们解决很多问题。

我们知道前路依然坎坷,但我们非常自豪在创业的最初年遇到的难题都已被克服,并且我们坚信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DeviantART 都能帮助你在网络空间里展现自己的创造力。

博文评论
微博 知乎 Twitter Dribbble Behance Instagram LinkedI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