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阅 (tu) 读 (cao)

日期:2016 年 5 月 20 日随意吐槽
最近公司、家里事情比较多,除了两期 Anyway.FM 之外没有更新博客,只能发一篇近日阅读凑凑数(其实最近的新闻好多,从 Ins 的新图标到 Google I/O,有很多槽想吐,可惜没时间啊啊啊啊)。

Craft 出了 Library 功能
很早之前在跟朋友们讨论的时候就说到希望有类似的功能,现在通过 Library 和其他一些工具的结合,想象空间又大了很多,比如志达的这篇「使用 Craft 和 Dropbox 实现 Sketch 的团队协作」里面就介绍了一种用法,值得探索。

Zeplin 出了 Photoshop 版的公测
我司部分同学很早就开始用 Zeplin,不过因为只有 Sketch 版本所以没法大范围推行(收费不低也是一个原因),不过今天终于看到有对应的 Photoshop 版本开始公测了,有兴趣试试看这个标注神器的可以移步他们的官方介绍:
makeurl('https://medium.com/zeplin-gazette/photoshop-open-beta-now-3f8f502fc4de#.8su42ab6l')

这两个可以放在一起看:№ 1№ 2
也许你会觉得没联系,一个是分析米国总统候选人的官网用上面 web-font 的技术实现优劣,第二个是讨论一家新晋的国内独立字体设计工坊的两款作品是「抄袭」抑或「雷同」,可是看完之后我觉得略忧桑,跟 @dingyi 在 Twitter 上那句话的感受是一样的「地球另一边都因为人工智能兴奋呢,这一边因为朋友圈可以发颜文字和选择题兴奋。。。」

被吐槽到死的 Instagram 新 logo
从最近几期 Anyway.FM 节目的吐槽力度来说,Leon 已经有希望成为「东半球版本的 Eli Schiff」,但从吐槽的深度以及专业度来说还是难比 Eli 同学的,最近他老人家也终于出手又写了 Ins 新 logo 的 设计,而且又是一部「连续剧」,刚出了第一集:Instagram's Abomination Part I

视觉对齐工具
一个挺好玩的小工具,帮助你找到一张透明图片的视觉中心,看了他们首页的演示就知道我说的意思了:Visual Center,感觉连「视觉中心」这种如此感性的东西都能有机器代替我们了,设计师以后的日子不好混啊!

其他
日志编辑到一半发现 Sketch 更新了 3.8,更新了 Mirror for iOS 以及 USB 连线手机预览功能,Adobe 还出了一套 Spark 工具,给非专业(或者不需要特别专业的场合下)生成海报、视频和网站。啊,新闻真是多啊,写不过来啊。

够了,Dribbble

日期:2016 年 3 月 14 日随意吐槽
以前也看过很多批评 Dribbble 太「肤浅」的文章,所谓的「罪状」已经被罗列了很多遍,甚至诞生了「Ddribbblisation」这个贬义词用来讨伐,不过今天看到一篇喷 Dribbble 的文章来自不太一样的声音,作者 Erik Spiekermann,爷爷辈的德国字体设计大师,本博客所使用的西文部分的云字体 FF Meta 就是他老人家在九十年代初的作品。事实上 Erik 创立的 Font Shop(2014 年已经被 Monotype 收购,说起来被他们家收购的还真不少……)出品了一系列优秀的字体作品,字体名字里「FF」打头的都出自他家。

这次老爷子其实是在 Medium 上给 The Unbearable Homogeneity of Design《不可忍受的设计同质化》这篇文章留了个短评,看得出其实 Erik 对 Dribbble 完全不熟悉,了解也未必全面,但他的态度很有代表性(其实标题是我自己加的)。

—— 唠叨和正文的朴素分割线 ——


好吧,我其实不是你们印象中那么刻板,虽然已经快 69 岁了。我没有胡子(30 岁那会儿倒也留过一阵),也基本没啥头发(说白了就是秃顶了已经)而且从不喜欢戴帽子。我是个欧洲(准确地说是德国)白人,做了一辈子的设计。但是今天之前我从来没上过 Dribbble,但以后我也不会再上了,因为 Dribbble 上延续的风气我完全不赞同:设计就是一张漂亮的图片。

你怎么能把一个项目浓缩到只剩一张图片呢?如果你是设计一张海报、唱片方面或者邮票那也就算了(说起来这年头谁还用这玩意儿呢……)。把内容全放到豆腐大的小图片里不但抹杀了应该有的复杂思考过程,把一切评价都留在了小小的「点赞」按钮里,而且也把我们设计师所扮演的角色给减弱了。假如我不了解设计的背景、目标等,那根本没法从一张漂亮的图片里判断出这个设计是否最终解决了问题。

你随便找个化妆师问问就知道,把丑模特给化漂亮了并不是很难的事儿,我们做设计的时候让产品看起来更好看当然没错,但是仅凭 Dribbble 上这个 400 × 300 的图怎么知道这个产品到底是不是优秀呢,我在想到底有没有一个网站能给我们一个优良的环境来讨论真正的设计?来让每个用心小设计的曝光程度都能媲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换 logo 这样的大项目?

够了,Dribbble,对于一个老头来说,真的够了。

无题

日期:2016 年 1 月 30 日随意吐槽
年会,一月三场;评审,本周六次;飞机,清早起飞,年年的腊月都又忙又赶。度过了充实到飞起的一周之后终于可以在酒店睡下等待回家的周末,但群里简叔突然说很空虚,求歌单,已经睡眼惺忪的我丢了 The Shadow Project 的一首后摇 Voices,喜欢里面性感的口音、沉醉于自言自语的人声部分、被「obsessing about being obsessed」这句产生共鸣,也超喜欢最后喊出的「Just f**k it」

想起最近给 Anyway.FM 听众的回信,想起下午评级完之后和同学们讨论到无言的「设计师的价值到底在何方」,突然觉得这首歌特别适合做一个人生的注脚:从彷徨中启程,不断否定不断反复,伴随一句「Just f**k it」抛弃杂念,不问前程不俱艰辛只管踏步,最终无声中迎来激烈高潮。

Just f**k it !

一个 Bo-Blog 老司机的十年回忆

日期:2015 年 12 月 28 日随意吐槽
第一次使用 Bo-Blog 做网站的时候我才 20 岁,那时候的 Bo 还是一个用 TXT 做数据库的博客程序,我记得选择 Bo 最重要的原因是一个移植过来的动态主题,页面背景是用 Flash (Oh,现在改名了,应该叫 Animate 了……)做的,跟着鼠标的移动,整个页面的边框会像水波一样晃动,当时觉得 diao 爆了所以就在朋友的服务器上安装了 Bo-Blog……当然喜新厌旧的我很快开始折腾起来,小心翼翼地编辑起模板的那一天,也是网页设计向我打开大门的那一天……

尽管当时完全不懂 HTML/CSS,但在很多如今看起来 hack 一般瞎来的编辑之后我终于也算是做出了自己的第一套模板,印象最深的是在 Firefox 下有个 1px 的错位但我始终修不掉,哈哈哈,当然,那时候还没有 Chrome 这个东西……

时间很快到了 2006 年,因为某个想不起细节的悲剧……我博客上的数据全挂了(我这个网络纯小白懂得把数据备份找回来已经是好久之后的事情了……),于是痛下决心把博客程序换成当时已经红透了的 WordPress,在本地已经把模板都设计好并且做了出来,但是命运,或者说我的服务器又给我开了一个玩笑……线上安装的 WP 不知怎么 di 就是速度很慢很慢,让几个比较熟悉的朋友看了一圈还是无解……郁闷+失望透顶的我只好回过头来看看 Bo-Blog 2.0,突然发现新版本增加了很多好用的功能,完全不用折腾就能达到 WP 上装 n 多插件的效果,深得我心,于是我就停止了挣扎不再纠结,就这么上了贼船……一晃眼这就是快十年了……用到了现在……

感谢 CCTV,感谢 MTV

日期:2015 年 12 月 11 日随意吐槽
今天早上一醒 Apple 的各大 2015 榜单已经出来,大家比较关心的当然是 app 和游戏,但随后我发现 Podcasts 榜单也同期出现了,上线不到两个月的 Anyway.FM 也有幸入选,很激动能够在入行这么久之后终于有一个能进榜的产品!

另外我们的第五期节目已经上线了哟:UI 设计师的养成(下),本期和 Leon 一起聊了一下我们的工作习惯的养成。

图片载入中...
每当我想到一个 idea 之后:1.想好名字。2.买好域名。3.没有然后。」这是前几天微博上 Black-Ray 说的一句话,让我相当有感触,因为过去这些年我跟我的基友们也诞生了不少想法,不过其中大部分都 3 分钟热度了,最后终究没有了「然后」。我自己应该不是个案,设计师还真是偏执行力的一个人群 >_< 打开了我的 Godaddy 帐号,就让我来列几个早前注册过的域名祭奠一下那些逝去的热情吧……

IconFights.com
这是想做一个图标收集网站,让大家提交自己或别人设计的图标,然后以 PK 的形式让访客来打分,评出每个周期内的热门图标,页面类似就是这个样子的

当时想好了网站名字就叫 Icon Fights,遂注册了域名,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图片载入中...


WeLoveFlurry.com
刚切换 Mac 那阵还不太习惯高高低低参差不平的 Dock,所以就用 Candybar 把系统图标换成了 Flurry,就是 Louie Mantia 主刀的那套模仿 iPhone 桌面图标风格的图标包,实际效果差不多是这样。官方的 Flurry 更新了好多好多次(印象中是 Iconfactory 众多图标包里更新次数最多的一套了),但还是没法满足 Mac 下越来越多的新 app,所以总有很多图标需要在各个网站和论坛里找甚至亲自动手做,自己用上之后就想着弄一个网站聚合所有 Flurry 风格的图标方便同好。

当时想好了网站名字就叫 We Love Flurry,遂注册了域名,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锤子发布会流水账

日期:2015 年 8 月 26 日随意吐槽
图片载入中...

感谢一些深不可测的力量和机缘巧合,总算难得有个手机发布会放在了上海。不管怎么说也要去凑个热闹……可惜等打开售票网站的时候只有最后一排了……所以老罗的脸虽然不小,但在我这个距离上观看也就是七八个像素了~
Page 3 of 24      « 上一页 下一页 »
微博 知乎 Twitter Dribbble Behance Instagram LinkedIn Unsplash